专访宠物救援队创立者刘伟先生分享救援寻宠故事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19-01-28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
原标题:专访宠物救援队创立者刘伟先生分享救援寻宠故事

  新时代的需求,现在出现了专业的团队来帮助搜寻丢失宠物,“宠物侦探”这个新兴行业逐渐走进我们的视线,他们凭借专业的判断、敏锐的洞察力以及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,接受委托来寻找丢失的宠物。在国内,专业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尚属少数,在其背后,也掩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辛酸与无奈。

  2018 年 6 月 3 日,记者有幸采访到了“寻狗侦探社”的发起人刘伟先生, 听他讲述宠物侦探背后的故事。

  刘伟,88 年出生在上海,在 12 年创办了“寻狗侦探社”,是全国唯一一家正规公司机构,微博“寻狗侦探社”现已有 10 万粉丝。主要服务范围在江浙沪一带,但有很多其他城市的失主们慕名而来寻求帮助。

  在未进行采访前,通过资料的查找,刘伟先生在我心里堆砌起的是一个严肃老成、不苟言笑的印象,但是在咖啡馆见到的他,身着白色休闲衫、牛仔裤,身形清瘦,得知他刚从青岛出勤回来,手臂上的皮肤都有晒伤的印记。一见面他就亲切地打招呼,利落地点单,等待采访,第一印象给人感觉是阳光、绅士。

  咖啡馆里着杯杯罐罐交碰的杂音,刘先生会不自觉地凑近旁边的录音设备,开始对他的工作、生活娓娓道来。

  88 年出生的刘伟在 17 岁时就开始接触互联网这一块,在那个智能手机都没有普及的年代,刘伟之前也没有学习运营的相关经历,在那个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”的年纪,正凭着年轻人的一股冲劲与,刘伟每天与电脑打交道,开始接触互联网,从事着 168 中国分类信息平台上的工作。

  未来又给了刘伟很多的可能性,至今也有很多其他的从业经历,比如开实体店、酒吧、超市,做互联网运营等。

  在 2012 年,24 岁的刘伟偶然间看到国外的一些资料,了解到很多地方都流行宠物侦探这种职业,平日里喜欢宠物又爱好挑战的他因此产生了兴趣。

  而他自己也没有想到,这个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,至今已经陪伴他走过了六年的光阴。

  寻狗侦探社作为找狗的专业团队,有他们自成一派的方式手段。“最重要的两步是扩散与,先覆盖,再找线索。”刘伟说,“技术手段是一方面,会有红外线热能、探测仪器等,但最重要的还是经验的累积。”通过详细询问走失宠物的信息,如名字、种类,年龄、颜色、花纹、身体特征等,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制定寻狗启事、查看视频等。

  而这些比较常规的搜寻方式其实都有窍门。“比如说有的失主乱贴,把启事贴在马上,不仅影响市容,还容易被撕掉。所以要找小区、菜场这样人流量比较集中的地方;而看视频也有窍门,要善于发现重点和线索,如果在里看到有人开电动车把狗带进小区,就可以通过看电动车的牌子来查等级。同时也要看得仔细,掌握好时间误差。”

  在今年三月,刘伟及其团队找到了糖果宠物店丢失的狗狗,失主评价他们是“通过科技逻辑思维来找狗。”搜寻宠物的过程中要善于发现线索,也善于从线索里找到联系。问到平时的业余爱好时,刘伟称自己是一个喜欢推理、计算和判断的人,平时喜欢玩密室逃脱,慢慢地就会发现,这跟找猫找狗其实也有相似之处,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工作,在两件的事情之间建立起联系,从一个线索里找到另一个线索,最后找到谜题的答案,也发现了。

  刘伟回忆起第一次出勤的情形,是在晚上接到失主的电话,要找一只丢失的猫。刘伟根据猫的习性判断,它一般不会跑太远,只会在附近躲起来,为了不错过 24 小时的黄金搜索期,缩小了搜索范围后,刘伟及其团队随即在夜里开始寻找,最后在草丛里找到了丢失的猫。这次经历也给初入这行的刘伟很大的信心。

  宠物侦探的工作量非常大,每天要五六万步,穿过街巷、公园、工地, 甚至是树林草丛,原定的寻找 8 小时也会根据实际情况延长到 30 个小时、40 个小时、甚至更多,地毯式的搜索也让一场寻狗之旅变得漫长而又疲惫。必要时还要伪装进入狗市,与狗贩子打交道,也碰到过被人赶出来的尴尬情境。

  与此同时,它作为一项新兴行业,真正了解它的人并不多,面临的不理解与质疑声也常常让压得刘伟透不过气。很多人质疑宠物侦探的费用高,但刘伟表示无论是技术运用、人工排查还是启事,其成本费用也很高,而他的公司同时在做着教育、微信后台号和直播等行业,才能维持着“寻狗侦探社”的正常运营。

  在失主强烈要求实地出勤的情况下,刘伟及其队员在凌晨抵达青岛后,立马开始制定启事,先进行小范围的覆盖,而因为上合峰会即将举办的缘故,管查非常严格,刘伟及其团队只能进行询问、排查。然而人生地不熟、又逢高温, 费用也一直在倒贴,在这些客观条件的下,刘伟团队在延长了近二十个小时的寻找时间却依旧未果后,决定回上海。

  即便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,也在事前就明确了费用与找狗的困难性,但失主仍以未找到狗为由,只愿意支付原定酬劳的三分之一,这也让刘伟团队反贴了近五千的费用。在刘伟回来后,失主甚至用软件电话刘伟。

  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,这次经历也刘伟倍感无力,他表示回来之后一直没睡着觉,但是质疑声不会因为沮丧与失落而变得柔和几分,所以刘伟在无奈过后只能调节情绪,“就当带队员旅了次游吧,海边的景色挺好的。”

  除了宠物侦探这个身份,刘伟还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、一个团队的领导,他要平衡工作与家庭的关系,又要安顿下属,“压力真的是挺大的。”

  从一人单枪匹马到到现在的八人组成的团队,队员们一直在更新,“有的人只是为了新奇好玩,或者是纯粹为了赚钱,但是只有心地投入,像是自己丢了爱狗一样去找,才有可能找到。”

  刘伟在平常生活里也非常热爱小动物,家里的一条泰迪犬就是在搜寻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。“狗当时被人打得都站不起来了,一只眼睛也瞎了,现在养在家里也挺好的。”

  在采访刘伟身边同事的时候,有一位 00 后的男生小黑表示在 16 岁时就跟随刘伟,“他平时对员工很放松,但他是个工作狂。”小黑回忆,上个星期在张家港找狗时,找了三天最后在水沟附近找到了狗的尸体,在失主同意后,刘伟自发带领着队员用树枝挖洞,把狗埋在里面。

  另外,刘伟在寻宠过程中,如果遇到被遗弃和受伤的宠物,也会经常对它们进行救助。令刘伟印象深刻的是一直受伤的比熊,发现的时候,小狗的腿已经被车轧断了,把它抱去医院救助后又悉心照料了半个多月,后来通过在平台上发布的消息找到了比熊的主人。“当时失主还没到门口,比熊就突然冲出去,好像和主人之间有联系一样。”刘伟回忆起这段经历时,语调开始放缓,似乎在感叹着人与狗之间神奇而又美妙的关系。

  热衷于探寻新事物的刘伟,为宠物侦探社驻足了这么长的时间,刘伟坦言, 也曾想过放弃。“但不知道为什么,一旦接触了这行,就很难放下。”他并不愿陷入“该不该放弃”的沼泽地里,在短暂的平复心情后,又踌躇满志地投入到了工作里。

  有梦想是好事,但也要有实践去依托。刘伟明白在这个互联网广泛普及的时代里,单做网络没有针对性,很难做得长久。只有将互联网与实体融合,形成“互联网+”的形态才能真正满足社会的需求。

  他表示下一步计划要办一个“宠物收养中心”,目前还在找场地,他想让宠物救助与宠物搜寻连接在一起,让资源线索进行整合,同时也时代,以当下热门的平台为辅,利用微博、直播等让更多的人了解到“宠物侦探”这个新兴行业。他也始终着,宠物侦探这个行业有着很大的前景,即便现在真正了解

  在电影《神探飞机头》里,主人公艾斯文图拉是一位专与动物打交道的宠物侦探,虚拟世界里的他英勇幽默、聪敏。而今天,我们的主人公,刘伟先生,为我们再现了一位“宠物侦探”的外壳,拥有敏锐的洞察力,善于把握时机,又能几年如一日地,始终自己的内心。他用专业的判断与累积的经验来寻找宠物,让失宠回家的希望大大增加,也在一次又一次漫长孤独的搜寻中肯定了自己的价值与意义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